返回

普通女孩生活照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zqfanyi.com.cn
     普通女孩生活照 (第1/3页)
    

工程师在得知自己失去生育能力后,为了生一个“良种”儿子,同时也为了保住面子,竟瞒天过海,悄悄把朋友的精子注射到妻子的阴道里……自以为天衣无缝,不料有朝一日东窗事发,直落得妻离子散……

为生良种儿子,严把精子质量关

35岁的张建平,出生在山西省灵丘县。1993年,张建平以高分考入北京理工大学电子工程系,毕业后,他进入中关村一家电子科技公司,参与研发一些软件和程控项目,渐渐成为业界里的精英,并获得了高级工程师资格证书。

2000年国庆节,张建平结婚了,妻子是一家光学材料公司的会计骆琳。婚后,因为两家老人急着抱孙子抱外孙,小两口也就把这件事提升到议事日程中。为了生宝宝,张建平很注意保养自己,尽量让作息时间有规律,并把烟酒都戒了。骆琳也开始为当妈妈作准备。

可准备了一年,骆琳一点“反应”都没有,张建平不禁有些纳闷。他先是催妻子去检查,妻子完全健康。张建平听了暗暗心惊:不是自己有问题吧?第二天一大早,张建平就去医院检查,结果显示为严重的少精症。“那能治好吗?我还能要孩子吗?”张建平急切地问。见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,他顿时蒙了!

张建平此后去了几家医院,得到的答复是一样的。他绝望极了,找了个餐馆喝得酩酊大醉,很晚才回家。

后来,骆琳问张建平有没有到医院去检查。“去了……”他无力正视妻子清澈的目光,迟疑地说,“医生说可能是总坐在电脑前的缘故,致使我的精子活力不强,成活率也有点低,但不是很严重,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。”为了让骆琳相信,同时也为了给自己一个希望,张建平买了很多治这种病的药,每天都按时吃,并总是在妻子面前有说有笑的,从未露出一丝异样。

骆琳一直十分相信张建平,不但没有怀疑过丈夫,而且经常在母亲和婆婆打来电话询问时,替他敷衍搪塞。可经母亲和婆婆一再催促,她也就不由自主地很想做妈妈。张建平见总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,想给骆琳做人工授精。他咨询过医生,像他这种严重少精症者,如用自己的精子,妻子怀孕的可能性几乎没有。而用医院精子库里的精子,张建平又不情愿:这些陌生人的精子质量有保证吗?就算精子质量没问题,可生个健康的丑孩子也不妥呀。他不禁瞻前顾后忧虑重重。

张建平思来想去,决定从知根知底的人中挑选精子,并严格拟订了三点要求:相貌端正,智商要高,无家族病史。作出了这个决定,张建平开始在身边的人当中物色合适的人选。经过一段时间观察,他觉得自己的同事牛道春还可以,后来又觉得他过于老实,缺少生活情趣。张建平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是个书呆子,只得遗憾地放弃了。一年多过去了,他始终没物色到合适的人选。偷着授精,设圈套套得优良精子

2003年11月的一天中午,张建平忽然接到大学同学刘跃利的电话:“老同学,好久不见,我来北京了,咱们聚聚。”“一定多喝几杯!”他热情地对自己的昔日同窗说。刘跃利声音里都透着幸福,说:“眼下我正处于‘希望工程建设’阶段,不能喝酒,等我老婆怀上后,我们一醉方休!”张建平闻听,忽然心中一动,竟连自己又说了些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刘跃利跟张建平同岁,浓眉大眼,博闻强记,是系里公认的帅哥和才子,还是校足球队的主力队员,身体壮得像头牛。不仅如此,他性情儒雅风趣,很有亲和力,在哪都是中心人物。大学毕业后,刘跃利考取了西安一所大学的研究生,后留校任教成为讲师。每次来北京出差,他都会邀张建平在一起坐一坐,他跟骆琳也很熟悉。

见到刘跃利后,张建平就开始把目光投到他身上,不停地扫来扫去,不停地打量他。另外几名同学见状,纷纷开他的玩笑:“我怎么觉得你贼溜溜的。”“跟小偷似的。”……“呵呵……”张建平笑笑,心里一阵狂喜:老天有眼,非他莫属!席间,看到同学们要给刘跃利倒酒,他赶忙帮他解围,还一杯接一杯地替他喝,以致到后来喝得大醉。

当天晚上,张建平忍不住对骆琳说:“老婆,告诉你个好消息,我们很快就能要孩子了!”“真的?你的病好了?”骆琳惊喜不已。就在那一瞬间,张建平突然心里掠过一丝不安的阴影,妻子和刘跃利互相认识,如果告诉她用刘跃利的精子给她做人工授精,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,于是就点头说:“已经没问题了。”

次日,张建平单独约了刘跃利,可一想到既然不能让骆琳知道,也就不能让刘跃利知道,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。直至刘跃利离开北京,张建平仍寻不到机会,十分懊悔。他隔三差五就打电话给刘跃利,问他什么时候再来。与此同时,张建平在网上查阅了很多关于人工授精的资料,还专程到医院去咨询过。他了解到:在妇女排卵期,用注射器把精子注入阴道,然后让其平躺15分钟左右,会有30%~40%的受孕几率,且无危险无痛苦。

11月底,刘跃利来电话说他两天后到北京办事。张建平一算,骆琳的排卵期就在这几天,他怕错过了,便坚持让他当天就来。下午,刘跃利来到北京。两人见面后,张建平很快把话题扯到了要孩子的事上,说不健康的精子会导致生下的孩子也不健康,甚至是脑瘫儿,让他一定要检查一下,并称自己有朋友在医院可以帮忙。刘跃利觉得张建平这么关心他的优生问题有点奇怪,但转念一想,他动用朋友的关系帮他检查一下,也是好事,于是也就答应了。张建平却没急着带他去医院,只是心下琢磨:怎么也得等到4点左右,因为那时取完精子,骆琳也就快下班了。

到了医院,张建平以先去跟朋友打个招呼为由,背着刘跃利买了注射器和医用恒温药箱,并对他谎称,医生让把精子取在注射器里。刘跃利取完精子后,张建平马上把注射器装进药箱,然后上楼给他打电话,说朋友找自己办事,不能送他回宾馆了。直到看着刘跃利打车走了,张建平才如获至宝地捧着恒温药箱从医院出来,上了车就风驰电掣地往家赶。

见张建平捧着个医用恒温药箱回来,骆琳不解地问丈夫:“什么药这么金贵呀?”“这可是宝贝呀!”他眉开眼笑地对妻子说,“这种药是促进精子活力和成活率的,我好不容易才搞到。”骆琳一听很高兴,特别配合丈夫。张建平把精子注入妻子阴道后,温存地揽着她让她不要动,他惬意地眯着眼睛,仿佛看到一颗种子正在悄悄发芽。



ap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:只穿外套里面光着出门)
最新网址:zqfanyi.com.cn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